【潜伏】【作者:大灰、刮刮鸡】【全】

时间:2020-10-18 03:00:06

不是全本我不发,好看的话,嫩给一顶>>>>>>

  (一)

  初夏的上海,已经有点闷热了。华剑雄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已经忙碌了好大一阵,批阅繁杂的公文,整理要上报的文件,这些事情让他心里很是烦躁。身为76号的刑稽处长,他每个星期总要花半天时间来干这些无聊的事。

  终于签署到最后一份结案报告,那是一个女犯的卷宗,厚厚的一本,里面有叫周丽萍女犯的从抓捕到讯问的一切材料,华剑雄对这种案卷看得多了,看了看第一页女犯那有点模糊的半身照片,从照片上看是个有点姿色的年轻女人,想必是个美女吧,华剑雄这样想 到,按他的经验,处里那所谓的高级照相机总是有点丑化人的形象。

  继续向后翻去,就是一次次讯问笔录。对内容他没多大兴趣,直接翻到最后就是一份结案报告,报告最后写到:“该犯顽幂不化,虽屡经讯问,仍拒不招供。”华剑雄看着最后落款的那歪歪扭扭的刘大壮三个字,不由的皱皱眉头。

  刘大壮是他的得力手下,一向受他重用,但华剑雄在心里却并不喜欢这个心狠手辣,满脸横肉的家伙。不过这家伙对刑讯到是个好手,和自己手下很多打手一样,对拷问女犯有特殊的兴趣。交给他审讯的犯人很少有不招供的,不过这个叫周丽萍的女共党显然是个例外。

  华剑雄按下办公桌上的按钮,很快厚实的办公室门打开了,走进一个身穿浅蓝色套装,脚登黑色高跟鞋的冷艳年轻女人,这个女人就是他的机要秘书也是76号有名的冷美人柳媚,当然也是华剑雄公开的情妇。看着柳媚露在短裙外修长的美腿和象要把上衣爆裂开的高耸胸部,华剑雄感到有种难以压制的欲望从心里升起。

  柳媚窈窕的走到华剑雄身边,用美目瞟了一眼摊在桌子上的案卷,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华剑雄搂坐到腿上,接着就感觉到一只手抚摩着自己裹在肉色丝袜里的大腿。顿时柳媚象换了个人似的,刚才进门时的冰冷一扫而光,在华剑雄熟练而又有点粗暴的揉摸下她脸上泛起红潮,身体轻轻的扭动着。随着华剑雄大手向高耸的胸部进军,更是发出诱人的呻吟,

  柳媚感觉自己的下身很快就湿润起来,华剑雄一直在长春出差很久没碰过她了,昨天回来后也没和她见面就跑到日本宪兵司令部去了,她知道华剑雄和日本人有着极密切的关系,也因此在76号颇有分量,她也知道日本宪兵司令部的女特务藤原香子和华剑雄有着亲密的关系,“大概剑雄昨晚在操那个东洋美女吧。”

  柳媚都很奇怪为啥自己会在心里说操这个字。她知道今天剑雄会到办公室批阅案卷,所以一早就起来梳妆打扮,早早的来到办公室,但显然华剑雄来得更早,她进去给他端上茶水后就退了出去,剑雄也没留她,只是拼命的完成桌子上堆积成山的材料。

  柳媚是华剑雄的情妇是大家都知道的,但同时她冷如冰霜的形象也给人以假象,许多人一方面对她的美色作迷,一方面又怀疑柳媚在床上是不是也是如冰块一样。当然只有华剑雄知道,柳媚在床上火热的表现。华剑雄一面上下抚摩,一面在柳媚气喘吁吁时问到:“周丽萍这案子是你分配给刘大壮的?”

  “恩……不是啊,是你批给他的……”

  “我?”听到华剑雄有些惊讶的声音,柳媚顿时从迷乱的情欲中恢复过来,“是啊,你忘记那次你去长春前,我把犯人审讯分配表交给你时还专门提醒了这个叫周丽萍的女犯”

  “哦,是吗?”华剑雄也隐隐的回忆起来,一个多月前柳媚把审讯名单给他时,专门提醒过他这个叫周丽萍的女犯很重要,作为他的情妇和机要秘书,柳媚很了解华剑雄,知道他对审讯美貌女犯有着特殊的爱好,所以每次有女犯,她都亲自过目,并提醒华剑雄谁是“重要”女犯。“哦,记起了,当时要去长春,没太注意就随手批给了刘大壮,记得你还说反正你不去长春叫我交给你办的吧?”

  “恩,但你没同意……”

  “刘大壮这家伙也有失手的时候啊,到想看看这个女犯是啥样子,能熬得过刘大壮的刑讯,你去叫刘大壮把人带来,这家伙成天叫嚣自己是刑辑处最厉害的角色,今天让他难堪难堪。”

  “是”说着柳媚从华剑雄的腿上离开,整理了一下长发,出门传达完华剑雄的命令就回到他身后。

  不一会,刘大壮和手下两个大手带着女犯进来了,看着女犯进来的样子,华剑雄也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个叫周丽萍的女犯是被半架着带进来的,进门后架他的大手在刘大壮的示意下松手就退了出去,那女犯也就象散了骨架似的侧到在地毯上。

  华剑雄打量着这倒在地上显然是忍着痛苦没叫出声的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破烂的满是血污的白色旗袍,大概是刚才匆匆的给她穿上的吧,侧面的拉练没有拉上,叫人能看到里面什麽也没穿。

  华剑雄看看手上案卷里周丽萍被捕时的半身照片,很难联系到着侧卧在地上的女人会是照片上年轻的美丽女人。地上这半死的女人脸肿得变了型,头发凌乱和着血污结成一股一股的,不少地方的头发没有了,露出血红的头皮,鼻梁扭曲着,手上和脚上的指甲都只剩下血瘕,一只腿奇怪的弯曲着,肿得象水桶,一看就知道是被老虎凳拗断了的,露在衣服外的肌肤上布满鞭痕和烙铁留下的黑红色焦痕。华剑雄知道这女人被旗袍遮着的地方只怕更是叫人惨不忍睹。

  华剑雄瞟了一眼一直有点不知所措的刘大壮,“这家伙就知道蛮干。”华剑雄想到,刘大壮感觉到华剑雄的目光扫过,忙低头说到:“处座,属下尽全力审讯这共党女犯,用尽了一切方法,但这女人软硬不吃……”华剑雄挥手打断刘大壮的话,说道:“刑讯 不下10次吧,你不是平时夸口落到你手里的女人没有不开口的吗?”

  刘大壮听到华剑雄这样说更是惶恐,当初得到这个美丽动人的女共产党的审讯权他高兴万分,没想到几次刑讯下来,没得到一点有价值的东西,他对华剑雄是死心塌地的忠心,但同时也对华剑雄畏惧万分,生怕被华剑雄轻视,所以平时办事加倍卖力,这次审讯失败对他真是莫大的打击,眼看着再刑讯只怕女犯就要死在自己手上,只好打报告请求结案。

  好在华剑雄也不想叫这个沮丧的下属太难堪,毕竟这家伙办事还是满卖力的,今天只是要他知道自己的不满。恩了一声,华剑雄说到:“看来是遇见真正的顽固分子了。”刘大壮闻言见华剑雄不在责怪自己,忙点头到:“处座英明,属下接手后连夜突审……”说到这里刘大壮抬头望望站在华剑雄身后的柳媚,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华剑雄看他这样子,挥手道:“不忌讳啥,尽管说。”刘大壮闻言立刻说道:“属下和4个手下,连夜刑讯,先是从精神上瓦解她,然后又给她上了鞭打,火烙,老虎凳,灌辣椒水 和许多妇刑,当时柳秘书也来刑讯室巡察 ,但最终没有收获,属下无能。”

[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5-08-02 18:42重新编辑 ]